爱读书的女人
2017-05-10 15:23:18
  • 0
  • 24
  • 10
  • 0

                (图为林凤老师作客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爱读书的女人

                                                                    林凤

      有人说不要与爱读书的女人谈恋爱。男人们在一起一个共同话题是读书多的女人不能要,高学历的女人不能要,有事业心的不能要,女强人不能要,因为她们不是一个LV包一条金琏一块名表乃至封官进爵就能打发控制她们的,奔驰宝马华宅与性爱对她们也没有诱惑,你将看不出她们真正想要的是什么,她们随时抽离华丽地转身依旧花红柳绿。也许我们从小被灌输培养取悦他人,从没有人培养女孩子们要做真实的自已,去多读书遇见更大的世界,所以中国女性大多是不喜欢读书只喜欢做家务的。有人问我一个破北大有什么好呆的?还有人问我你读那么多的书上那么久的学有什么用?最终还不是回归平凡世界,回到自已久违的南方小城过着平凡的生活?打一份平常工?遇见一些平凡的男人?何苦折腾自已从主流社会的生活脱离倾产荡产去读书?你为什么要主动走出人生舒适区象“根鸟”一样走上漫漫寻根的文化苦旅?为什么你从人人争相前往的黃金大道跑去一条未来幽深莫测的小道??教育这个“局”究竟是谁为你设下的棋局?从童年开始你肩上就背负的沉重的十字架又是究竟为谁而肩负?名校带给你多少财富??我的坚持就是就算最终从升腾坠落到一地鸡毛,洗尽铅华,也不改初衷。就算过着最平凡的生活,做着最平凡的工作也有不一样的视野,如果有幸能有衣钵传人也会有不一样的素养与格局。我我与别人想的完全不一样,从没有想过通过多读书赚大钱找好工作个人过得更舒适,如果是这个我选择放弃去名校读书深造的机会留在广州这中国这最快的车道上与时倶进最好,当时的中国是这种情况,我是那个时代的幸运儿,这也是精明的上海人广州人从不愿放子女离开上海广州去外地读书的原因,因为他们脚下才是中国经济的中心,北京与广州比,市场经济体系观念至少落后50年,很多单位体制改了观念并没有改变,仍活在计划经济影子中:干好干坏一个样。在我去京深造前我的广州同事匡先生说了一句耐人寻味的话:“人家从小道向大道跑,可你从大道向小道跑,而且还坐到北大去上学,换了我宁可每月坐飞机去上北大”,可我只听从自己内心的声音,这个选择也满足于我对生命与宇宙空间永恒奥秘的探索,觉察现世之结构需要一个全知之视界,而这非发动“北伐”不可,象唐僧非去西天取经,而又非历经九九八十一难一样,刚好一去也都是18年,历经的磨难也同样是非常之多,不下于九九八十一难,回归前夕得一奇梦,梦中有帝王接见我,口中直呼我为“御弟”,醒来非常震惊,当日北京天空出现祥瑞异兆:七色彩虹示现天空,我知道是天象来见证传报的了,我知道我的使命完成了,一切磨难结束了,回归期到了,平生非常罕见,“御帝”这正是唐僧雅号,在顺境中修行是永远不能成佛的,因为只有懂得才能慈悲,此前我的姑母曾在梦中传谕我:‘’七色彩虹示现‘’将是我的幸福完满见证凭证,儿时家母曾见我所到地有瑞象让她震惊,就曾有预感而发感叹:‘’小女将来可能乃是一有福德之非凡之人‘’,总之她认定小女命应该不错,她说说而己,也没人怎么关注这事,但她是铁定了心将来到了晚年送走老伴之后坚决追随小女儿。当时一切手续己办好,决心己定,就是“援兵”的一记棒喝,也是晚了。与当局者相比,旁观者会觉得宏大目标有点鲁莽,但志存高远的当局者并不觉得自己的冒险与大胆的行为是在嘲笑并作弄上帝,不认为自己是好高骛远,而是觉得是严肃地做了正确的人生选择,实现目标需要一个数十年的長期过程,不管外界怎么看,他们仍会选择追求自已的目标,也不怕别人看到“成绩单”。我当时直觉已意识到这个决定非常艰险,以后发生什么事都有可能,要作好一切最坏的打算,于是我去广州婚纱店拍了一组写真照,因为我知道也许我有一天从遥远艰险的北方步履蹒跚地回归后己经进不去仼何一家婚纱店了,算是最后的青春奢侈,也是在向过去人生一段最充实富足安康的生活告别,它在一个人的一生停留只有短短只有4年,却留下终生深深的相伴成長的无限忆念,这4年我己在这家机构创造了一个传奇,成为最有影响力的新闻通讯机构最年轻的部门负责人,接触的圈子全部是政商界最成功的人士,当时己有大姐大广州司法协会会長李女士约我下海一起创业创办一家法律事务所,她处暗我在明,互为联邦,她的女儿广州公证处公证员与她司法方面的朋友也一起跟随我创业,由我领航担任法人代表,当时正面临国办所改制,而所在机构己在会议上公布将提拨我为《半月谈》广东专刊的负责人,社领导胡先生为我政治前程考虑建议我如一定要去深造就推荐我去本系统创建的大学中国新闻学院读研,而我仍义无返顾选择了北大,北大也选择了我,北大校领导以揽天下优秀人才的隆遇亲自将我荐举为一流名师的弟子。婚纱店将其中一張写真照放大50寸装裱在金色的镜框中送给了我,一段璀灿的岁月就此凝固在那里,如梦如幻地守望着我半生动荡不安大起大落波澜壮阔的山海人生。总之我没有选择在收入丰厚的职业道路上继续上升,而是选择了另一种形式的‘’财富‘’:知识,为理想积累“知识资本”,将“资产”投资改造社会与公共服务事业,当我还是几岁娃娃的时候,我就是一个开始仰望灿烂星空并思考内心道德准则的人,想到了远方也想到了自己的使命与未来之路,一个类于基督佛陀地藏那样的殉道者之路,也是一条缔造者之路,或可称之为领袖之路,一路走来,我被民意所肯定。我读书只是为了与真理同行,解决世人更多的困惑,做一个善于寻找问题、发现问题、解决问题的人,为自己个人利益考虑的很少,甚至从没有想过。我从不关注中国传统意义上的成功,追求生命意义解决社会问题治愈社会文化创伤才是我关注的,我也从不关注传统意义的平衡,如果按传统意义看,曼德拉没有,马丁.路德.金没有,特蕾莎修女也没有,我真正渴望的是能有一个能容纳我所有生命激情的一个舞台,完成我的人生使命,而不是传统意义的平衡,我非常感谢中学老师校友家乡政府领导给我“杰出校友”的称誉,也感谢北大校友与校领导及老师们给我“杰出校友”的称誉,非常感谢我的师友们的勉励,事实上我很在乎给社会文化提供需要的东西,而非迎合人们的期望,我会坚持做我生命中认为的重要的东西,很多领袖人物在他们的时代不被认可,是理想使他们不甘沉沦顶住种种社会压力,坚持锲而不舍地追求,将他们的各种理想妥当地整合在一起,这种经历是非常痛苦与孤独的,真正的领袖总是天生就肩负使命,他们心中有一个导航系统,在时代的滚滚洪流中,追求一种在传统文化看来虚无缥缈的高远的理想。我们曾亙相询问过对方为什么上北大读书,他说“为了个人过上好生活,成为有钱人,有了百万,再争取有千万,有千万,再想有亿万……”,而我的回答他的是“为了追求真理,为了更好服务社会”,看起来我的回答有点不合时宜,显得很傻很天真,但我也是发自内心的肺腑之言。他的回答让我感到心里很沉重,象童话故事《农夫与金鱼》中金鱼见识了农夫妻子那欲望的无底洞,对我己成一种精神桎梏,因为他对自己并没有完胜的信心只指朌我为新一代超人,我的大脑变成他的‘’万能宝库‘’、“万能制控器”,而他则执掌着这‘’万能制控器‘’的开关,随时大喊一声“芝麻开门”,而当我不能满足他越来越多越来越高的期望时,他就迅速将我从偶像的圣坛上扔下去。结果发现二个人上北大读书目的完全不一样,彼此内心都开始蔑视对方,觉得对方的读书目的有问题。我认为他追求太‘’俗‘’,‘’境界低‘’,为小家不顾大家;他认为我追求太‘’虚‘’,‘’养猫难‘’,为大家不顾小家,彼此内心都想影响对方跟着自已前进,我从来不把安逸与享乐看着追求与生活目的本身,这种伦理基础,在我这里同视之为猪栏的思想,能否照亮爱之前路,并且给我勇气与之共同携手人生的是善、美、真,情侣间要是没有革命战壕志同道合的情谊,就会很苍白空虚,追求那些庸俗的目标:财产、虚荣、纸醉金迷的生活,在我看来一样都是可鄙,我强烈向往的生活之爱是朴质、纯真而又高贵的,是《千与千寻》中的千寻坚强而执着充满人性光辉的生活,我的爱也一如千寻之爱,她寻找与救赎的爱是‘’白龙‘’,也就‘’琥珀川‘’君,那正是我的至爱之踪,我己经明白梦境中白龙为什么出现,我实在也是一个“孤独的旅客”,所以珍惜知遇。我虽然在生活中处处照顾他也处处都谦让着他,但唯有价值观是我坚定捍卫的,瑣事安排上他牢牢掌控在手,忽东忽西从不问我意见,也不给我任何准备时间,去他兄他姐家二个方向千万里的路常常是他拉上我说走就走,好象日本兵突然打到了北京城,已经兵临城下,再不走下一分钟就全都没命了,一种火烧火燎感,如果因此仓促行为带来任何后果他把要承担的责任全部算在我头上,但他在外面遇到一切难题则可以全部找我拿出对应解决的方案,我很难或不知道怎么去对他说“不”,当我说“是”或什么都没说他也没问他都视为是“是”,当我说“是”心里可能是“不”,我为什么不能对他说“不”?是因为弗洛伦斯.南丁格尔情结?什么“安飞士情结”?我为此付出的代价,是让他逐渐忘乎所以,但我却从不会为取悦他而压抑自己的价值观,我坚决捍卫自已内心的准则,这是我的底线,这是一道暗夜中的亮光,也是指南针。有大局观的我还好,虽三观不同还能当好他拉拉队队長与人生事务导师,因为理性一面的我认为联姻也是一次家族组织招揽人才的一次活动,对人才不能太求全责备,故此我虽接到他室友老愽士L哲学愽士多次告发小博士S慱士的信,他提供了S愽士背叛北大愽联的确凿证据,并且认为对方是因为我的身份与背景在利用我,这点当时就被我迅即否认了,老愽士要求我为免除后患尽早循例依“家法”除掉此人,我都未予理会,但询问了一下情况。而他对我则把自已摆在一个‘’反对党‘’的位置,一味用批判的方式讲话尤其是九型人格3号成就型的他每天都喋喋不休,满心渴望能有一个有异能的恋人使他飞上枝头变凤凰,他努力从一个反对者角度全力想改造我这8号领袖型,他错误地把能够帮助他支持他关爱他成長达成目标的人当作他竟争对手对待,使自已陷入零和游戏的圈套中不能自拨,没有意识到对方的長处,也没有意识结盟取胜的积极意义。而他的言论诸如“金钱万能”、“有钱可以买到一切”这样的论断在我看来又是价值观有问题的,且由于言语不警愓,时刻对他人造成伤害,这让我有时有瞬间晕厥的重创感,内心对之无法认同,控制欲强烈的他对我的理念形成干扰与阻碍,但为统一大局外处克制隐忍不发。就象老虎头上每天总是飞着一只蝙蝠吱吱乱叫,想一掌拍下去又看对方身份大小是个飞行员,只要能不在众人面前撒娇耍泼当众出我洋相就好,一个男人只比我小二三岁那人前疯的架式好象比我小二三十岁。也正为了这个原因,我在北大读书期间结识的这个准未婚夫S愽士将我视为‘’负债‘’而非‘’资本‘’,失望之下,在领证前4天,他导师M女士协助他逃离中国去了美国,利用她国际学术界的人脉资源帮他眹系美国高校读了一个博士后,并帮他在美国一家研究所找了一份工作,从此定居美国,实现了他的‘’美国梦‘’。因为儿时的贫穷失孤使他内心找不到安全感,在他眼里中国这发展中囯家也是‘’负债‘’。S博士3岁时农村小学校長的父亲在‘’文革‘‘’的冲击中离世,刺激之下其母疯失足落水而亡,父死前将小儿遗命托孤于大儿,并要大儿无论如何也要支持小儿将来读大学,S慱士由不识一字义薄云天的农民兄嫂带大,兄嫂因怜爱待其过度宽容,其成人后内心有一个充满渴望又很难相处的小孩,在这种环境下S愽士成長为控制者,喜欢坚持自己行为方式,怎么舒服就怎么来,在与人交往的关系中一旦他人不肯认同他的观点,他就怀疑这段关系不值得维持,‘’内在的过去的那个小孩‘’一直在影响着他。他导师优秀的M女士一直单身,一辈子没有谈过一次恋爱也没有成过一次家,被其小学老师点评为“太老实”,她招的弟子不招女生清一色全部是相貌英俊的男生,她认为‘’女人都不应该需要婚姻,事业女人没有婚姻一样过得很好‘’,‘’男人也不应该要一个借钱请她吃饭的女朋友‘’,M女士曾问我“你恨不恨我从你身边弄走了你的男朋友去了美国?”奇怪的是我心中对她与他只有慈悲与宽恕,我也就此与以前的时光说再见了。他走后我的生活有点空荡之外也有过点小的失落与小的庆喜,失落的是感到自己辛辛苦苦去取悦,用最好的‘’狗粮‘’喂养了三年的汪星人居然叛逃外邦了,作为汪星人的‘’铲屎官‘’的我也在深刻反省,感到也是有责任的,对汪星人的监管如企业管理一样宽严要兼济,不能因看着哪个小样讨喜就太过于宠溺,该说“不”时你千万不要说“是”,庆喜的事谁能说这不是一件好事呢,至少家中少堆积虐狗的狗粮,过去我带着汪星人走到哪都特别虐狗,都会有很多单身汪或非单身汪循着其特殊的气味尾随其后,嗅头嗅尾,视“铲屎官”为无物,彼此家院内外都有,这己逾越“铲屎官”伦常底线了,这是最后一根压上来的稻草,连“铲屎官”这样的取悦者也觉得难承受了。f0rgiVe(宽恕)一词词根在英文是‘’送走‘’、‘’撤销‘’的意思,某事撤消了,一切即告结束,也不用纠缠于其中了,不一定是原谅毁约行为,但不用怪罪谁,法律上案件撤消不意味没有发生犯罪,也不是说问题得到解决,象没有上诉或申诉不代表己得到公正裁决,当选择放弃,怪圈即被打破,也有了自由。因为成長意味承受任何不幸与不公平,生命如此短暂,如此脆弱,已经没有时间去悲哀了,再大的危机中,真正的朋友也不会站错队列。一个高情商的思维通透澄明的女子,心里总装着别人的需求,总想让他人感受舒服,心里有一万个“NO”,最后破口而出的却是“yes”,为了那颗与生俱来不教而成的同体大悲心活得太累,心理学有一个词叫“共情”,习惯就是先满足别人需求,往往对别人的需求高度敏感,对自己内心感受置若罔闻,就是委屈自己让别人舒服,恶心自己成全别人,‘’舍身饲虎‘’、‘’割肉饲鹰‘’的故事讲的就是这类人。如果我给不了S愽士所要的,舍也不失为得,正是在他走后我一口气看了十几本佛经,那些经书象是前世的蝴蝶,一见即明,佛陀地藏皆象是我多年的老友。由于有某些共同的重要特质,这或也是北大禅学社社员与北理工林鸿溢教授一致视我为‘’佛‘‘的因由,而我的保姆阿芹与北大北师大的一些教授则视我为“圣人”,阿芹同时还认为我是个“明”人,象许多精神领袖一样,当圣者来到人群中,都会吸引大批人群,他们不用开口,便己经羸得选票,没有国界,人心在那一刻非常透明,任何音乐会推销商都会嫉妒他们的“票房”,情商高的好处,就是让大家舒服,大家愿意在海选中投你的票,情商高的人心里总装着别人,象清水流过河床,河床边的一切都被自然而然地照顾过了。如果抛开高高的庙宇,五彩的衣柜,我们在本质上都是一样的,强调让用自己的智慧使众生受到启示,明心见性,离苦得乐,一种无我利他的大爱精神,在这一点上我们的价值观完全相同。回首处就象唐僧到了雷音,渡河时梢公一推,唐僧险些掉进水中,定性看时突看见上游水中飘来了一具尸身,唐僧吃惊佛地竟也有死人,再看那正是过去的自己,行者说:“那是你业身,恭喜你解脱了”。S愽土借钱请我吃饭这事我一点也不知道,注意力全在他总是提出反对主張这档幺娥子的事上,而且我已向他申明过我不在乎吃好吃差,如果你支持我的主張你就是让我跟你一起天天吃咸菜稀饭我也很高兴,可他嘴一撇说“我不相信你会跟我过那种生活”,说了也听不进去,非得请我去饭店吃饭花钱让我听他瞎摆乎。多读书的好处是悟道,初为闻道,次为知道,再为见道,终为得道,不断认识自我,得道者无异于拨云见曰,知其然,再知其所以然,使人都能够试着取悦一下自己,成为更积极的取悦者,更多帮助到他人,也间接帮助自己,仲尼闻道,问道于老聘,先圣论道,由是知道,逐立儒家之言。其实我是一个实干性人才,并非分数性人才,在仼何机构都是“资本”,我做事的责任心与热情超越了所有员工,很少有员工的精力超过我,比老板更象老板,为组织谋利,不太计较自已个人得失,天生就这样,几岁娃娃开始就是家主家母的“特助”,是家主家母亲自培养出的“好女孩”,总是对家主说“yes”,姐姐则总是说“不”,把做事对一个人的锻炼机会全留给了我,我不赞同她的行为与认知方式,但我知道对她来说她需要逃避做事“失败”的巨大风险,她经常制造出“头痛”、“发烧”等症,带来一些“疾病利益”,与其挑战胜算不大又无利益分成失败了还要被严惩的事,还不如谎称生病的利益更大,我明白其中发生了什么但为了姐姐的利益从不多言,显然姐姐是个聪明人,她虽明白如一起拼命干下去或许也能赢,但第一个冲出去的人肯定会壮烈牺牲,因为找不到完美解决问题的最妥善方案,很难达到标准,所以她宁可聪明地退守,让妹妹去干,把希望托在其他第一个冲上去干的人身上,这个人面临的所有风险自担,南京大屠杀中,30万国人被杀,那也是南京人太聪明了,就是因为那是一群聪明人,没有傻瓜,南京大屠杀被杀死了30万中国人,日本兵5个人要杀2000南京人人头,这些人没有捆绑,就是杀猪也会闹出好几个工伤,曰本兵却全部完成了任务毫发未损,但南京人没有血性遇事就躲不作为或乱作为这习惯的结果就是亡国灭门,姐姐的病发展到后来也真的都是病了,这个病病在所有中国人的心里。虽是老幺却是家主家母最重要的不可忽缺的优秀员工,遇事从不推诿,是“资产”,不断创造剩余价值,而且在授权后不用再监督,行事公正无私,自律甚严。家主家母给我贴的标签是“妈妈的好助手”、“小大人(几岁娃娃办事象个大人样)”、“执行力超强的人”。我生命中第一任老师就是家母林孙士兰,名士兰,人一如其名,柔如兰,刚如士,从她那里我感知了二个法则,财散人聚,博爱领众。家主家母也在我身上倾注了她的所有的教育热情,一种中华民族几千年代代口口相传的善知识在这里得到代际传承。而我发现当我回到广州因己不再是少年社会同样将我看着‘’负债‘’,也正逢广州各行各业告别快速奔跑的激情岁月置于苦苦挣扎的市场低迷期,没有人真正知道这18年发生了什么事,过去的一切都好象在天宫流沙上跳的踼踏舞,情况开始变得无比严峻,而与身份匹配的舞台面临对应的艰难,过渡期变得漫長,过去成功的人脉圈己经被时空阻断,偶联系上几个过去自己在位时帮助过的老板却难得回报,其中居然有被帮助过几万一个特区老板让我过去面谈,结果是再次资助智利了对方一个新项目,原来受助也是一种受助者的习惯。直到这时我才发现沉腐的世俗的庸常的惯性的势力竟是如此庞大,我唯以姜尚文王孔圣遇厄自强不息而宽己,尽管挫折对于理想是一种污辱,但我并不在于一时得失,我将如勇士般选择直面鲜血淋漓的人生,不会妄下结论,在我眼里人生没有绝对的输赢,都带有回报与警示。为什么大多数组织不去创新?为什么人们不全力追求理想?因为这条路太荆棘密布,只有容忍巨大风险的人才敢于面对恐怖与羞辱,坚持磕磕绊绊走他们的路,即使伤痛无法治愈,因为他遇到的最恶劣的情况。我们生活在一个注重现实功利与明确成就的世界,但理想主义者不是,他做事目的在于对身份负责,不计回报,高托起自己人生价值,凌驾于一切之上。一个人的生命中会遇见谁?遇到什么遭遇与困境?取得哪些方面的成就?都与原生家庭有密切关眹。不管‘’因‘’的源头在哪里我都是‘’果‘’的承担者。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命运这回事很玄,“运”字有“移动”的意思,说明命运是可以“移动”的东西,“移动出来的结果”,一路走来,人生又受到诸多因素影响,难道不是这样吗?比如,遗传、成長环境、地区、职场、交友等,同样遗传与成長环境也会打造出完全不一样的人生。然,决定在我们自己,选择进入这家组织是自已,选择热切追求自己的男孩为另一半是自已,决定承袭母亲家族价值观或父亲家族价值观的也是自己……我们随时有拒绝接受的权利,我们有拒绝接受另一半的权到,也有向父亲或母亲价值观说“不”的权利,这些都是我们的权利,也有很多意外的发生是自我无法控制的事。其中又有其一定的规侓,命是车,运象是路,好车不一定能到好路,宝马跑高速最能发挥性能,如走泥泞小道跑不过拖拉机,这就是逆时背运了。时来天地皆助,运去英雄不自由,强助弱,旺助衰,为生,生过伤己为乘。就是说一个给予型的人,把自己身上的所有的钱全都布施给了向他走来的每一个乞求者,结果弄得自己狼狈不堪。可即便这样,这个人仍想着自己还可以布施,那就是法布施,化身为太阳,用自已的阳光滋养万物,如果有人行走在暗夜就化为烛光照亮他的前路。这是他的宿命,一旦他觉得自已在顺境他就必然布施出所有,这种人活着是为保护与关爱众生而活着的,其中唯独没有自己,特蕾莎修女就是这种人,好在她身后有一个组织帮她支撑起这份大爱。多读书没有带给我世人尤其是当下的中国人最看重物质富裕,相反我投入其中的沉没资本是千万,这是一般人无法理解与承受的惊世骇俗的散尽千金的“荒唐”举动,读书带给我更多的是独立的人格,独立的思想,与对人性的更深刻的认知与解析,帮助他人改变自已的行为方式走出困境,更是一种不足为外人道的一个用生命去践行自已人生理想的悟道者的精神的喜悦与富足。        

                                                           (本文宥系于作者手机码字)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