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 散文
  • (52)

老余:原来林凤是这样的人

上个月周末的一天,在去天河体育中心810路的路公车上,我因为在车上因受车上空调凉气之风劲吹从没晕过车的我突然感受脊背冰凉,胸闷难受异常,有人立即要求司机提高空调温度,但于我已经晚了,为了不影响车上其他乘客,我提前二站在一个叫动物园南门的小站站点冲下了车。此时眼前刚好看到一个干枯裂土正等着水来浇灌的小小的花园,我奇怪地在小花小树根下吐出了一片清清的水,把早晨出门喝的一杯蜂蜜全部吐了出来, 刚好浇灌那片...

  • 50
  • 0
  • 0
  • 0
2017.12.10 19:33

我见到了七色彩虹桥

我见到了七色彩虹桥 林凤2016年5月23日傍晚6点30分,七色彩虹桥出现在北京城国家图书馆前,图前方为刚从图书馆中出来的林凤(摄影 国图读者)2016年5月23日傍晚6点30分,七色彩虹桥出现在北京城国家图书馆前,图前方为刚从图书馆中出来的林凤(摄影 国图读者)2016年5月23日傍晚6点30分,七色彩虹桥出现在北京城国家图书馆正门前方。 2016年5月23日傍晚6点35分,双轮七色彩虹桥出现在北京城国家图书馆正门前方。 昨日下午6点30分...

  • 1346
  • 143
  • 28
  • 0
2016.05.24 20:45

师妹与我的佛缘

什么是佛?佛,弗人,不是人,是净化之后的觉者。佛在何处?皆在人心,觉者即为佛,迷者即为俗。要人人成佛,就是要成就高智慧。十方人民,永劫以来,辗转五道,忧苦不绝。生时苦痛,老亦苦痛,病极苦痛,死极苦痛。人在爱欲之中,独生独死,独去独来,苦乐自当,無有代者。、、、、、、 《梵网经》云:“我是已成佛,汝是当成佛,常作如是信,戒品已具足。” 六祖说“心平何劳持戒?”是为最上根说,上根利智,一闻道法,行戒相应。

  • 1017
  • 6
  • 62
  • 0
2009.03.07 12:59

第一次走上北大讲台

我当即想到我的好友,北大经济系教书教得特别好的王曙光教授,打电话给曙光,曙光说:“得,讲课对你这大诗人有什么难的,不是小菜一碟吗?这很好讲,你过来我教你几招,立马解决问题,保准管用。” 曙光这一说一下子让我精神振奋,我马上赶到经院,曙光就在经院的办公室传授了我的讲课秘笈。曙光说:“那我教你,上台的时候,你如果紧张,就用下面几条:1、目中无人,想象台下的一排一排的都不是人,都是冬瓜与萝卜;2,目光扫向最后的白墙,也就是看最后一排同学的头顶,3,温情脉脉,左右扫视,看看这个脸,看看那个脸, 让大家都觉得老师看自己,其实是谁也没看。” “我普通话也不是很好啊,”我说。“季羡林先生还有山东口音呢, 可以了,你讲课没问题, 你不用担心这个。”曙光的话,给了我勇气和信心,结果,大获全胜 、、、、、赢得师生好评,比起沈从文的第一次那是好得不能再好了。也许,对一个真正的教育家而言,没有什么事是不可能发生的。 ----林凤《第一次走上北大讲台》

  • 590
  • 3
  • 56
  • 0
2009.03.05 17:47

诗人从良抗危机

美国华尔街有一批大企业主专门聘请诗人来担任经理,以期度过经济危机的“冬天”,走向“春天”,取代了以前的工商管理硕士。整个美国金融体系生死存亡的紧要关头,“饮诗”,也能“止渴”抗危机。“他们是尚未引起人们足够重视的系统思想者,是真正的数字思考者。” 毛泽东当年还说过这样一句话:把睡觉的老虎弄醒,还真得用一根长杆。利用好经济危机,中国可更快地成为世界第一强国。

  • 299
  • 3
  • 20
  • 0
2009.03.01 17:46

“元旦快乐!”

今年是牛年,这里的几位教授也是牛人,赵光武教授是现代科学哲学问题前沿的领军人物,他质疑现代性、批判现代性是后现代主义的根本特征与价值取向。后现代主义对现代性的质疑,主要有:以“微观权力论”质疑批判了西方所谓的建立在理性主义基础上的自由民主制度;以“工具理性”概念揭露了资本主义制度下科学技术异化为统治人的力量,对自然界和人类社会造成的危害;以“非中心化”思想,质疑现代化中出现的形形色色的中心主义,诸如,人类中心主义、个人中心主义、欧洲中心主义等等,同时表达了对处于社会边缘的弱势群体的价值和利益的关注。这些质疑对实践科学发展观的主要启迪是:首先要明确我们搞的现代化不是西方化,只有坚持社会主义方向,走社会主义道路,促进生产力发展,才能避免西方现代化中出现的一些弊端、、、 ---“元旦快乐!”

  • 395
  • 1
  • 0
  • 0
2009.01.01 23:14

怀念金开城先生

我在北大最后一次听金开城先生讲课虽是去年,我印象里竟然一直都怀疑是今年十月,恍如昨日,先生的音容笑貌犹在眼前,真是不可思议。更奇怪的是我的内心已经没有痛苦悲哀了, 有着从没过的平静、祥和,明净如洗,心底一片澄明。也许获真谛而去的先生诚开金石,神归太素,也是这样的清净的心境,纯真如性,也正愿意我这样送他上路吧。 先生只是身体走了,先生的灵魂仍与我们同在,我们永远怀念那一片洁白的云朵。 此拜 2008-12-20北京 林凤 夜 3点50 分

  • 1055
  • 4
  • 37
  • 0
2008.12.21 03:48

遭遇曙光

曙光对我谈到他刚去美国时的遭遇,他因找合租房遇到一个中国科学院来的访问学者,在美国明尼苏达大学找了一个临时职位,告诉他不打算回国内工作了,这些工科与理科专业的人才,是美国最为需要的,美国优越的物质条件使他们一旦享用就习惯之,再也不愿回到中国,他厌恶中科院“地狱”一样的筒子楼,庆幸自己与筒子楼永远告别。 他对以往的生存状态有着深刻的自卑与厌倦。而我此时与这位朋友以及彼时的曙光一样,内心既为曙光的成功庆贺,同时也感到一种巨大的悲凉袭击着我,也许不是单为自己或者这个朋友,而为中国。他的选择,是每一个理性人的必然选择,经济学中提到“理性人”,总是说“理性人”的目标是自己效用的最大化。

  • 333
  • 9
  • 0
  • 0
2008.12.20 23:34

燕园岁月的两件“礼品”

“遂古之初,谁传道之?上下未行,何由考之?冥昭瞢暗,谁能极之?冯翼惟像,何以识之?明明暗暗,惟时何为?阴阳三合,何本何化?”屈原《天问》这种对本原、对终极、对宇宙时空的追问令人震撼。我不知道自己是谁,不知道自己从何而来、向何方去,我为何要承受命运的种种磨难,这苦难的意义是什么?我也不知道向我走来的明天又是什么,我的“礼品”似乎还没到全部上交的时候,人生这个超级秀场还在铺展。相信总有一天可以看到“旭日东升”的黎明,但这需要等待,需要经过长期的善与恶的搏斗,而这场搏斗中我们只能等待熬煎,只能忍受。孤独,是思想者的命运,我宁愿孤独,遗世独立,高飞过云空,也绝不去像麻雀一般迎合众说。孤独是可以产生勇气的。哪怕是被迫地孤独着,也足使一个人获得启蒙深省的勇气。所谓启蒙指每一个人获得勇气独立运用他自己的理性能力,康德谓之“启蒙”。众声喧哗,只有孤独的人能倾听静默的声音。 2008-11-27

  • 124
  • 0
  • 0
  • 0
2008.11.29 20:35

感恩节的礼品:松鼠与小黑熊

如果我们大家不能心怀感恩,不珍惜人与人之间的纯洁的友谊,人和动物之间的友爱,人与大自然关系的和谐,伤害无辜生命,倚仗自己的强大而欺凌他人的弱小,以伪善的嘴脸欺骗他人,割他人身上的肉喝他人的血而滋补自己的身体,于道义上是不义的。你们杀害就是你的兄弟姐妹朋友。世界的平衡和谐和平便从此被打破了,就谈不上和谐发展,共求进步。

  • 280
  • 8
  • 20
  • 0
2008.11.29 14:17